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道长去哪了_ 第九十二章 跟镖-

时间:2021-05-24 18:2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八宝饭小说道长去哪了 第九十二章 跟镖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哪怕是已经开发了三十年,南诏的大部分地方,依旧不是低阶修士可以随意走动的,南拓镖局的主要营生手段,就是往来交通、押运大宗物资、保护行旅商贾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的收费也很高,不是一般的普通人能够承受的。初来乍到,顾佐自己肯定不敢独行,一路八百里,全是险峻的山岭,妖兽毒虫瘴气迷谷所在多有,无论遇到哪种情况,都可能丧命,唯有跟着镖局这帮识途的老马走,才可能避过大部分危险。

    押镖的镖头姓成,修为筑基后期,副镖头姓周,筑基前期,此外还有四名镖师,一个炼气圆满、三个炼气后期。

    另有三名趟子手,两女一男,虽然没有修行,但行动之间十分利索,举手投足都带着英武之气,当是有功夫的拳师。

    顾佐抵达的时候,趟子手们正在往一辆独轮车上绑东西,装的是帐篷、被褥、灶具、绳索、干粮等物,用绳子绑紧之后还放了几件铁斧、铜锤和长枪。

    镖师们还没到,却已经来了五六个如顾佐一般等着走镖的旅人。

    一位肤色略黑的女趟子手走过来,手中拿着一份名单,挨个核对,顾佐当场交了三贯钱。女趟子手问顾佐是不是第一次跟镖,顾佐老老实实承认了,对方提醒他:“越是向西,吃穿之物就越贵,不知贵客是否有所准备,若是没有,不如在镖行采买一些,只是需要贵客自带。”

    顾佐也听说过那边物价要贵一些,原本没太在意,此刻得了提醒,盘算着要不还是采买一些。于是跟着女趟子手去了旁边一间厢房,采买了两匹布、几刀纸、一筒笔和十多块老墨,六身换洗衣裳以及八双鞋,全都塞进了储物扳指中,将扳指填满。

    东西买完,花了一贯半,顾佐见这女趟子手相貌身段都符合自己的品味,导购也非常细心,于是顺手打赏了一把,差不多有二十来文。女趟子手见他出手大方,当即自我介绍,说是名叫丁九姑,路上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。

    等出来时,外面人已经齐了。六名镖师、三名趟子手、十八名跟镖客,夹着几辆独轮车,从罗浮郡城鱼贯而出。

    出城的时候,年逾五旬的成镖头高呼了一声:“南拓万里——合吾!”

    周副镖头则将一面青色的三角旗子绑在了趟子手推着的独轮车上,旗子在微风中缓缓摇摆。

    旅行的开始,都很有精神,但走上半天,就开始枯燥了,于是顾佐开始挨个打量这些人。自从修为大进后,他对真气——或者说灵力的感知越来越敏锐,队伍中哪些是修士,气海感知中一目了然。甚至大家身上是否带着法器,都能察觉出来。

    其中成、周两位镖头的法器,顾佐猜测是他们腰上悬着的锦囊,除此之外一无所有,估计好东西都在这件储物法器中,顾佐看不透。

    此外,顾佐还能探知到他们身上的灵石,或多或少,在顾佐气海中如同亮晶晶的银沙。

    只是追摄术在精准度上依旧有缺陷,搞不清具体方位,这些人落单的时候,他能判断出对方身上是否有法器或者灵石,一聚在一起,就无法辨认这些亮点分别属于谁。

    探查完他们身上的法器,顾佐又开始算账。十八名跟镖客,每人三贯,这就是五十四贯,镖局还要管大伙儿一路上七天的吃喝,赚肯定是有赚的,只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多,除非一个人押镖才算得上大赚。

    顾佐是怀仙馆的馆主,也同样具备行镖的资格,于是开始认真观察,看看这一行能不能进。刚才大方打赏丁九姑,其实也是为了套话方便,此刻当然也就走在了丁九姑她们三个趟子手的身边。

    这一天都是男趟子手推车,丁九姑和另外一个杨氏在旁照应。出城的这一段路很好走,队伍里不是修士便是武林中人,走起来快得很,到了午时便走出二十多里地。

    午休的时候,队伍来到路边的一间茶水铺,这里立刻送上了茶水和干粮,每个人都吃了个饱。休整一个时辰,队伍继续上路,分成两段脚程,第一段脚程走了十多里,来到山口处略事休息,第二段就直接进山了。

    到了晚间时分,就在山中一处背风的山坳里搭起帐篷,堆起篝火。男趟子手忙着卸车搭帐篷,丁九姑和杨氏女则开始烹煮食物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大家就围坐在篝火边,天南海北的闲谈着,倒也让顾佐大涨学问。他偷空和丁九姑打听:“九姑,这一趟镖,你们能挣多少?”

    他路上和九姑已经混熟了的,九姑也很爽快,大大方方告知:“我们三个挣得少,跑一趟镖拿一贯贴补,镖师们就多了,成镖头八贯,周副镖头六贯,其他的四位都是三贯。”

    这个账很好算,一趟下来,南拓镖局能拿走镖钱的一半!

    顾佐感叹:“镖行拿二十八贯?真不错啊......”

    丁九姑哼了一声:“何止?他们六个镖师,都带着储物法器,帮丽水郡的荣记绸庄带货,这笔钱也是镖局的。”

    顾佐小声问:“那是多少钱?”

    丁九姑道:“押货的行价是货值的一成。”

    这姑娘在南诏行镖六年,对里面的门道很清楚,却也很有底线,说出来的都是大家周知的,不能说的,则守口如瓶,哪怕顾佐以打赏为诱惑,她也依旧不吐口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走了两天之后,顾佐也对镖局的生意门道有了比较清醒的认知。

    走镖确实挣钱,如果连人带货一起走,行镖的费用中能拿到超过六成,不过,他们投入也多,要给镖师配备斗法的法器、储物法器以及各种疗伤的灵药,有时候还要为镖师准备灵丹,以助力修行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要向所在的诏国缴纳税钱,顾佐不知道南拓镖局的税额定的是多少,但每年十贯、二十贯怕是少不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一笔钱是镖局必须准备出来的,镖师和趟子手出现了伤亡,就要赔偿一大笔抚恤,这笔钱很是不少。比如九姑,她自己的抚恤就是三十贯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一天我死了,镖局会把这笔钱派人送到我双亲手上。”望着篝火,丁九姑喃喃道。

    第三天的时候,轮到丁九姑当趟子手,她在脖子处垫上一块软巾,将独轮车的两条系带背在脖子上,双臂发力,架起车子就往前走,丝毫不比男趟子手走得慢。

    队伍在山谷中沿着小径前行,前方听到奔流的水声,这是罗浮诏和永昌诏之间的诏界——沧水。再走片刻,转出了山路,一条湍急的河流出现在顾佐眼前。

    沧水两岸是险峻的高山,他们正处于半山腰间只有两尺宽的山道上,脚下十多丈深处是河道,河道中有暗滩礁石,数不清有多少漩涡在打着转,浪花四溅、水声轰鸣,气势迫人。

    周副镖头喊道:“打起精神来,留意脚下,别落进水里就不好救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条黑蛇自岩缝中突然钻出来,向着丁九姑咬来。丁九姑反应迅捷,头向下一埋,自车绳下钻出,寒光闪处,已将腰刀拔出,黑蛇顿时被斩成两半,落入沧水。

    但因为脚下发力,丁九姑踩着的地方忽然塌了一块,她身子一歪,整个人向着崖下坠去。

    坠落的瞬间,丁九姑看了一眼顾佐,眼神中仿佛透着一股解脱后的安详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